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oco | 21st Nov 2008 | 一般 | (115 Reads)
 第六章 成為朋友

  收拾好所有東西後,大字形躺在床上的陸佳肴感到自己全身的骨頭都快要散了。今天是她轉學的第一天,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她也隨父親轉到了這個新地方。換了一個環境,她無所謂。何況男友剛好也在這個城裡上大學。以後彼此見面也方便了許多。但一大箱的行李收拾起來還真累慘她了。還好現下總算全都搞定了。

  拿起床柜前的手機,翻開機蓋,陸佳肴按下了短信箱。

  ‘我不知道生活是什麼?也許有時我們應該忽略些什麼,如果一味的隨心所欲,也許永遠都得不嘗實。’按下發送鍵,一條新短信便發出去了。這是她突然想到的一段話。

  不一會兒,手機響了一下。陸佳肴按下了檢視鍵。

  ‘你說的話我不懂。忽略些什麼?你想忽略些什麼?美人,今天的你有些感嘆喲。發生什麼不順心的事了嗎?’

  ‘沒有。只是突然想到了這段話而己。’沖沖打了幾個字,陸佳肴按下了發送鍵。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本來男友說好了會來幫她整理行李的,但後來又變卦了。說臨時有事。她也知道男友這兩天有些忙,況且彼此也不在同一所學校裡。但她就是感到心裡有點悶悶的。父親更不用提了,為了工作忙得幾乎見不到人影,似乎早把她這個女兒給忘了。本來她可以住在家裡,何況新家離學校也不算遠。但她想,與其住在家裡,常常要孤獨地面對著整座空蕩蕩的房子,還不如選擇住前校。

  ‘你的感情挺豐富的,看不出來原來你也會多愁善感。笑。’

  ‘你可真會幸災樂禍。’狠狠按下發送鍵,陸佳肴還真有些討厭對方的無情。

  ‘你這話可就說錯了。你又沒告訴我,你發生了什麼不幸的事,何來我幸災樂禍一說?’

  ‘說得話可真有理。笑,沒有告訴你什麼事,就代表沒有發生事嗎?’

  ‘難道你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嗎? ’對方有些不確定了,看來並不算太無情。

  ‘我失戀了。’一絲邪笑在陸佳肴的臉上綻放而開。反正騙你,你又看不見。

  不一會兒,對方回過來一條短信︰‘失戀了呀﹗恭喜你喲,美人。’

  ‘看吧,這回你是幸災樂禍吧。’

  ‘那麼你也承認你是在騙我喲。’

  ‘你怎么知道。’對方似乎並沒有她想像中的那麼傻。

  ‘我有一雙千裡眼呀。’

  ‘是嗎? 笑,不聊了。我要去吃飯了。’有些垂頭喪氣,陸佳肴不想聊了。她突然覺得短信聊天很無趣。
  ‘嗯。我也要去吃飯了。美人,下次聊。’

  ‘好。’按下不知按了多少次的發送鍵,陸佳肴放下了手機。在她起身時,宿舍門突然被人從外推開了。

  ~~~~~~~

  黎衣帆看著出現下自己房中的陌生女孩,微微皺起秀眉詢問道︰“你是誰?怎么會在我的宿舍裡?”

  學校的宿舍本是兩人一間。因為報名那天,她是最後一個到校報名的。於是,她被學校安排在了最後一間。因為多了她一個女生。從此,她便一個人睡了一間房。而眼前出現的陌生女孩,黎衣帆想不起來自己曾在學校裡見過她。

  “你好,我是新來的轉學生陸佳肴。以後我們就是宿友了,請多多關照。”人嘛,應有的禮貌還是要有的。對著在自己眼中同樣是陌生人的黎衣帆,陸佳肴友好地說道。

  “原來是你。”黎衣帆想起了幾天前老師曾跟她提過,有一個女孩會來與自己同居。只是當時她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現下想來,眼前的女孩該是老師向自己提過的那位同居人。隨手關上門,黎衣帆進入了房中。

  “是呀。現下我們算是認識了,能成為朋友了吧﹗”看著黎衣帆伸手合上書桌上幾本攤開的書,陸佳肴站在她的身邊問道。她總覺得眼前的黎衣帆給自己的感覺有點特別,特別到讓人好想親近。雖然看上去有些冷淡。

  理好桌上的書,黎衣帆看向身邊的陸佳肴,微微笑道︰“當然。你好,我叫黎衣帆。”

  “你吃過飯了嗎? ”陸佳肴問道。

  “還沒有。”黎衣帆答道。她本來就是回來取飯卡的。

  “那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如何?”陸佳肴提出邀請。

  “好。你今天剛到,我請客。”

  “行。下次回請你。”陸佳肴不客氣道。她己認定彼此己是朋友了。

  “隨便。等一下,我拿卡。”說著,黎衣帆從抽屜中取出了一張飯卡。她可沒忘記回宿舍的目的。
 “我換雙鞋。”說著,陸佳肴走向鞋柜。

  不一會兒,兩個剛認識的人便結伴一同走出了女生宿舍。一路上兩人邊行走著邊談著話。室內設計裝修傢俬訂做網站最佳化家居裝修住宅裝修 Interior DesignHome DesignOffice DesignResidence DesignFit FurnitureDecorative WorksLexia 3Interior Designoffice interior designinterior design company 日本料理office furniture深圳牙醫, 牙齒護理, 冷光漂白, 蛀牙, 洗牙, 箍牙,居酒屋Wall to Wall Carpet社交舞Lexia 3壽司團隊精神Dance Culture隱約能聽到陸佳肴問︰“衣帆,你是哪個系的?”

  “美術系的。”

  “這么巧,我也是。”
設為書簽 | 收藏到我的書房

coco | 21st Nov 2008 | 一般 | (119 Reads)

 第五章 媽媽的信

  李燦文在商場裡緩慢行走著。因為下午學校沒課,他準備為自己買一款新手機。走至手機專賣柜前,李燦文悠悠地瀏覽了一下。其中一款手機吸引了他的目光。

  “小姐,請問你能不能把這款手機拿給我看看。”對著站在柜台前的服務小姐,李燦文禮貌地開口詢問道。他的手指向了玻璃柜中一款價值四千多元的鉛湛色手機。

  “好的。”聽到顧客的需求,服務小姐伸手拉開玻璃柜取出了那只最新款的手機。隨後將它遞向李燦文。
梅園冬雪特別的天使只想陪你坐一坐末路英雄如果冬天不再來放下你的蘭花指古城記憶時間和狗心事留香父子飲酒的祕密多彩花卉乞丐的五個願望亂彈文學
  “謝謝。”接過手機,李燦文翻開手機蓋,低頭看了看︰“能試試嗎? ”說著,他把手機遞給了服務小姐。

  “當然可以,請稍等。”服務小姐拿著手機轉身走向了另一個柜台。過了一會兒,折回的服務小姐將手機再次遞給了李燦文,柔聲道︰“己經裝上電板了,現下你可以自己試試。”

  “能拍照嗎? ”邊按著鍵面,李燦文邊問著服務小姐。

  “能拍照也能聽音樂。”

  “嗯。”拿著手機,李燦文轉身對著周遭投景。不經意間,一條清麗的人影被他攝入了手機內。沒等他有所覺察,李燦文便聽到服務小姐道︰“你覺得如何?這只手機是最新款的。”

  無意識地按下儲存鍵。人影在不知不覺中己被儲存在了手機裡。李燦文面向服務小姐道︰“這款手機我要了。”輕輕合上機蓋,他將手機遞給了服務小姐,問道︰“請問在哪付款?”

  “那邊左拐處。”服務小姐指著左前方的一個柜子告知道︰“你可以先去付錢,我幫你包起來。”

  “好的。”說罷,李燦文轉身向著付款處走去。

  ~~~~~~~

  漫無到達站走在街道上,李燦文手中把玩著新買的手機。當他瀏覽手機多媒體中的相薄時,一條熟悉的人影驀然映入了他的眼中。

  默然盯著螢幕上自己所熟悉的側影,李燦文有著一份難以言喻的心痛。他想起了剛才買手機時的試像。顯然是剛才攝入的。也就是說那人剛才也在商場裡。三年了,他尋找了她三年。卻在自己新買的手機裡看到了她。也許我們很快就能見面了。如此想著,李燦文心情複雜地行走著。

  是啊﹗命運也許再次讓他們有了交集。而這一次,是否又是上天的捉弄?不,誰說只在乎曾經擁有,不在乎天長地久的,這是自欺欺人。因為即使失去了,他的愛從沒有停止過。是的,從沒有停止過。

  週末的校園,人並不多。兩年的大學生活讓黎衣帆覺得大學也不過如此。平淡無波正是她現下的生活。

  獨自漫步在校園的石子路上,黎衣帆不由想起了三年前死去的父母。那時的她還是一個高中生。如同生活在溫室中的花朵,她沒想到那殘酷的一切會真實地發生在自己身上。仿若在霎時間她從天堂墜入了地獄。一夜之間,上天讓她同時失去了兩個對她而言至親的人。她始終記得母親在死前留給自己的那封信。那封她這三年來不知讀了無數遍的信。也正是因為那封信,使她了解到了所有的一切,使她了解了母親為何會那樣做的原因。而信的內容則是︰

  衣帆︰

  這是媽媽寫給你的第一封信也是最後一封信。也許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和你爸爸己經永遠地離開你了。媽媽並不想這么做,但媽媽無能為力。媽媽並不恨那個女人。然而,也許是媽媽對你爸爸的愛太深了,深到一直害怕失去他。在別人的眼中,媽媽是一個配不上你爸爸的女人。是的,這一點連媽媽自己也一直這么認為。也許正因為如此,當年在學校裡,媽媽付出了太多才得到了你爸爸,並最終如愿地嫁給了他。然而,在婚後,媽媽一直是害怕失去你爸爸的。直到有了你,媽媽那顆忐忑不安的心才平靜了下來。轉眼十幾年過去了,媽媽一直以為自己早己緊緊抓住了你爸爸。直到那天,當媽媽發現了那個女人的存在,媽媽才知道自己錯了。媽媽很痛苦,真的很痛苦,特別是當媽媽知道了那個女人還為你爸爸生了一個兒子後,媽媽幾乎崩潰了,徹底崩潰了。媽媽無路可退,媽媽找不到出路。媽媽不想離開你,但媽媽不能沒有你爸爸。對不起,衣帆。我親愛的女兒。媽媽是愛你的。對不起,請原諒媽媽的自私吧﹗

  母︰ 挽回絕筆。


  這就是整封信的內容。在信中黎衣帆清楚地了解了母親的感情。對愛情,或者說對自己父親的那份執著。在女兒與丈夫之間,她的母親選擇了後者。而作為女兒的她,該恨母親的自私嗎?

  女人一旦知道了丈夫有了外遇,不是選擇干脆離婚,就是選擇心痛的默然接受。而她的母親卻選擇了同歸於盡。也許在母親遇上父親的那一刻,母親的愛情便注定了最終要以悲劇結束吧﹗然而,母親並不恨那個女人,她只是想緊緊抓住父親而己。她只是不想失去自己的丈夫罷了。所以在母親知道了她那神聖而銘心的愛情出現了一條深深的裂痕時,特別是當她意識到這條裂痕可能會把自己的愛情徹底摧毀時,她既傷心絕望又驚惶失措。她找不到出路,所以她選擇了毀滅。

  黎衣帆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那麼害怕失去父親。那父親對母親又是怎樣的感情呢?對那個女人,父親是肉體上的意外發生?還是精神上的清楚出軌?或者是兩者兼之?她不知道。因為在黎衣帆的印象中,父親永遠是那麼溫柔,對她對母親對周遭所有的人。她無法用“外遇”兩字與總是給她如一陣春風般的父親聯繫在一起。父親長得很好看,給人的感覺永遠是那麼彬彬有禮而又溫文爾雅。也許像父親這樣的男子該是許多女人心目中理想的對象吧﹗所以她漸漸的也理解了母親為何對父親那般的執著。從某種意義上說她的母親是福祉的,在沒有知道父親有外遇之前。而從另一個角度看,母親又是悲哀的,在她發現了父親有了外遇之後。
最可靠的人還是自己醉在時光裡花落的聲音紅塵隱Sound that the flower fallsDrunk during timeWhether the most reliable person or oneself離別的滋味

  愛情真的會殺死人。它能殺人於無形,最重要的是,它能讓人心甘情願地將自己的生命貢獻給死神。是的,心甘情願。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中黎衣帆己經走到了女生宿舍樓前。


coco | 21st Nov 2008 | 一般 | (105 Reads)
 第四章 女人心海底針

  “你在畫什麼?”

  鈴鐺般清脆的聲音突然在黎衣帆的耳邊響起。抬頭望去,握著畫筆的黎衣帆看著站在自己面前著裝時尚的夏樹熏,微愣了一下。

  “怎么了?衣帆,你不記得我了?”夏樹熏露出了一副傷心的表情。

  “記得。”黎衣帆連忙搖頭否認︰“你是夏樹熏。”

  “是啊﹗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呢? 如果是,那可真讓我傷心。”盯著黎衣帆清澈的雙眸,夏樹熏戲笑地說道。

  “我怎么會把認識的朋友忘了。剛才只是專心作畫,你突然出聲,沒有反映過來而己。”黎衣帆解釋道。每次作畫時,只要有人打擾,她都要愣忡片刻才會有所反映,這是事實。

  “原來是這樣。”夏樹熏理解地點了點頭。

  “你今天沒有課嗎?”目光移向畫面,黎衣帆隨口問道。

  “己經上完了。”說著,夏樹熏在黎衣帆身邊蹲了下來,看向了黎衣帆快要畫完的那副畫。

  “你畫的是一個女孩呀﹗真漂亮。可是?”目光轉向一旁的黎衣帆,夏樹熏疑惑地問道︰“為什麼她沒有眼睛?或者說為什麼你要把她的眼睛畫成這般透明?感覺好空洞。”

  說著,夏樹熏將目光再次移向畫中那個躺在馬路中間,被幾輛大車包圍著的女孩,續道︰“真可惜。這么美的女孩在你的筆下卻成了一個車下亡魂,但至少她該有眼睛吧。”

  “一個己經死了的人,眼睛對於她有何用?”看著自己正在作的畫,黎衣帆淡漠地說道。這是她的認為。 內衣九大法寶 識別LV真假包民眾幣貶值是“活命靈丹”?2009年水產品退場門可能負增長2008中國水運十大新聞解讀“保增長”支撐物流業“高增長”什麼是黃金期貨’09年投基參考知識手冊(二)基金申購與贖回交
   “我不這么認為。衣帆,眼睛是人的心靈之窗。沒有眼睛又怎會讓人知道,女孩的內心是怎樣的。”夏樹熏反駁著。

  “樹熏,我畫的人都是如此。了無生機是我的主題。我不認為她們需要我為她們添上一雙多佘的眼睛。”執起畫筆,黎衣帆沾上托盤中鮮紅的水粉顏料,繼續為畫添上最後的色彩。鮮紅的血從畫中女孩白色的裙擺處緩緩向外流淌著。一滴,兩滴,一連竄,如同一條條紅色的小蛇,四處搖擺著。那樣的鮮紅讓人看了,感覺整個畫面極具淒美感。

  夏樹熏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黎衣帆為畫作上最後的色彩,沒有再出聲。她知道作畫的人在作畫時不喜歡別人打擾。聚精會神才能畫出好畫。只是看著眼前越來越完美的畫,夏樹熏還是皺起了秀眉。她迷惑不解地看向正在專心作畫的黎衣帆,不禁心想︰這樣的女孩,這樣一個清麗脫俗的女孩,怎會有這般近似絕望的心境?究竟是何種原因讓她的外表與她的內心這般不相協。黎衣帆不該是這樣的女孩,夏樹熏如此認為著。

  “你們在這兒呀。”清晰度的聲音驀然竄入了兩人沈默的氣氛中。

  “晰度。”轉身面向男友,夏樹熏看著一身休閑裝的清晰度有些意外︰“你怎么來了?”

  “我從遠處無意中看到了你們,還以為你們在干什麼呢? 原來是在畫畫。”說著,清晰度走到為畫著色的黎衣帆身邊,開口道︰“衣帆,干嗎不出聲呀? 不歡迎我嗎?”

  “我是不歡迎你。”黎衣帆頭也沒抬地應聲道,仍在專心為畫著色。

  “真讓人傷心。總不會是我打擾了你,你才不願理我吧。”

  “你知道打擾了還這么吵。”點上最後一筆,黎衣帆輕輕放下了畫筆。畫了一上午的畫終於完成了。這時,她才抬頭看向清晰度輕笑道。

  “即使打擾了你,你還不是把畫畫好了。”清晰度邊說著邊看向了剛完成的畫,撇了撇嘴又道︰“可惜呀﹗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就這樣葬送在了你黎衣帆的手中,可惜喲。”

  說罷,清晰度還故作嘆息地搖了搖頭,好似畫中的女孩是他的什麼人似的。

  “晰度,你何時變得這么有同情心了。”夏樹熏在此插話道。

  “是啊﹗這畫中的女孩又不是你的什麼人。何必把她看得好像是你的情人似的。”黎衣帆也笑著道。

  “真是冷血。唉,也只有你這種冷血的人才會畫出這么冷血的畫。”面對黎衣帆的戲笑,清晰度不忘回敬道。
談談攝影偷拍技巧12招家居佈置的十個美學原則家裝知識全攻略:18妙招女性臥室風格與色彩選擇設計師如何談客戶專家支招巧選太陽鏡孕媽咪要選雙適合的鞋給自己 (二)5大技巧 就能挑選稱身易基礎知識幾種K線基礎知識
  “是啊﹗我冷血又怎樣?你的同情心最好對我的畫省省。”說罷,黎衣帆回頭慢慢收拾地上的畫具,不再多言。

  兩人是怎么了?真是奇怪。夏樹熏感到一陣莫明其妙。心中有著一絲微微的擔憂。至於到底在擔憂什麼,她也說不清。

  “不會這樣就生氣了吧。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己。”看著低頭不語地收拾畫具的黎衣帆,清晰度連忙陪笑道。他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只覺今天的她與以住有所不同。似乎,似乎。唉﹗反正他也不清楚剛才說話時,自己到底哪兒說錯了。

  “我可不會這么輕易就生氣。”拿起所有的畫具,黎衣帆抬頭對著眼前的兩人淡道︰“走啦。去吃飯吧。”說罷,率先離去,留下了一頭霧水的兩人。

  “衣帆,我來幫你拿。”回神的夏樹熏跑到黎衣帆的身邊幫著分拿畫具,回頭還不忘對著站在原地的男友喊道︰“晰度,走呀﹗”

  “知道了。”說著,清晰度跟上了兩人。

  唉﹗女人心真是海底針,莫明其妙。清晰度想著。

coco | 21st Nov 2008 | 一般 | (96 Reads)
 第三章 短信中的朋友

  陸佳肴無精打采地換上了睡衣,當她準備上床睡覺時,床柜前的手機鈴短暫地響了一聲。打開手機蓋,陸佳肴按下了收信箱,一條清晰的短信映入了她的眼中。

  ‘今天過得好嗎?’看到短信的瞬間,陸佳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還好,我要轉學了。你呢? ’熟練地在回複欄中打上幾個字。陸佳肴按下了發送鍵,於是幾秒後剛寫好的一條短信便發出去了。
  ‘過得不錯,今天很開心。怎么突然要轉學了?’對方有些意外。

  ‘我爸調職了。’打上幾個字,陸佳肴續道︰‘什麼事讓你這么開心?總不會是你又交新女朋友了吧﹗笑。’家公園花之魅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巧用廢瓶子手機︰你不知道的10個祕密適宜室內擺放的幾種植物家庭垃圾 環保處理冬季健身要四“適”盤點國人最缺的三種營養素提醒︰糖葫蘆最好別在飯前吃

  ‘你詛咒我早失戀嗎? 笑。說實話,你是不是在暗戀我?’

  ‘是呀﹗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在詛咒你早點失戀,這樣我才會有機會嘛。’陸佳肴不客氣地照著對方的話接下。

  ‘呵呵﹗’對方看了短信似乎很開心。

  ‘我就知道我是萬人迷嘛,還說不會喜歡上我,現下怎么著,還不是經不住我的美色。’對方嗅美著。

  ‘你可真是自負得很。現下我在懷疑自己當初怎么會理你的。’

  ‘後悔了。美人,來不及了。你這一生注定是我的人了,笑。’

  ‘你知不知道,現下的你很欠扁。’陸佳肴回複著。

  ‘啊﹗美人發怒了。哈哈哈,冰美人不好玩。不過爆跳如雷的,我喜歡。’對方仍發過來不怕死的短信。

  ‘彼岸,你等著。’陸佳肴狠狠按下了發送鍵。她似乎氣憤到了極點,自然是假裝的喲﹗

  ‘等著什麼?等著你過來打我嗎? 我不介意的喲,你有本事就過來呀﹗美人,誰叫你什麼名字不好取。偏偏取了個美人的名字。注定要被我所輕薄,你就認命吧﹗’

  看到對方發過來的這則短信,陸佳肴還真有些哭笑不得。是啊﹗誰叫她當時想不出什麼好名字,就隨便取了個叫“美人”的名字。這不。。。。後果來了。

  “叫我認命,那你取‘彼岸’這個名字又是什麼意思?是不是意指讓人永遠無法接近你呀﹗”

  耍嘴皮子,她陸佳肴也不是省油的燈。只是偶然的一次,兩個原本沒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才有了互發短信的接觸。但彼此也都肯定對方給的不是真名。沒有見過面,因為他們都認為彼此的關係只是聊天的伙伴,並不需要多佘的見面。不報出真名,是因為他們都認為既然是用短信解悶的朋友,自然不需要所謂的真名。

  靜止,沒有回複。過了許久,對方還是沒有回複。

  是不是我說錯話了?躺在床上翻閱著小人書,陸佳肴心裡有些納悶地想著。

  許久,久到陸佳肴快要睡著時,久到她以為對方今晚不會再回複時。

  ‘晚安,美人。’對方簡單地發來了四個字。

  真是一個奇怪的家伙,看完對方的短信。陸佳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在回複欄中也打了四個字。揭穿“健康飲食”12個謊言切記11條租房風水禁忌兒童房風水寢室風水要注意性格缺點的改正The geomantic omen of the bedroom should pay attention toDon’t let the computer spoil the geomantic omenGeomantic omen of the bathroom

  ‘晚安,彼岸。’隨後,按下了發送鍵。

  今天的短信交流算是結束了。雖然陸佳肴心裡有一絲疑惑。但很快睡意淹沒了她的意識。沒多久,床柜上的手機也自動關了機。

coco | 21st Nov 2008 | 一般 | (68 Reads)
 第二章 時尚女孩

  舞廳是一個喧鬧不己的地方。置身在其中,黎衣帆感到很不自在。雖然清晰度始終拉著她,但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黎衣帆還是有些感冒,但她並沒有說什麼。

  將黎衣帆拉入喧鬧的舞池中,清晰度突然大聲道︰“你會跳舞吧﹗來,我們一起跳舞。很好玩的喲﹗”說著,清晰度拉著她轉了一個又一個圈。因為一時無措,黎衣帆頓時感到天花亂墜。一時站不住腳,她險些摔倒。幸好被清晰度及時扶住。隨後,清晰度拉著她繼續跳著舞。兩人都沒有出聲。雖然對舞廳裡吵鬧的氣氛很感冒,但漸漸的,黎衣帆還是跟上了清晰度的舞步,慢慢有了節奏。穿用更長久孕媽咪要選雙適合的鞋給自己換季衣櫥巧打理五要點性感文胸不利乳房健康涂料企業如何控制退場門風險保退場門應打“長短拳”精益供應鏈離我們到底有多遠戴爾全球運營部門一分為三怎樣挑選抗跌型基金09年投基參考知識手冊QDII基金投資建議股票投資十三條投資鐵律
 “你很會跳舞。”摟著黎衣帆的纖腰,清晰度大聲道︰“跳得很不錯。”

  “還好呀﹗”面對喧鬧的氣氛,黎衣帆大聲回應著。而她心裡想的卻是,幸虧自己以前學過一段時間的舞蹈。

  “還好你沒有讓我失望。”清晰度道︰“我喜歡會跳舞的女孩。”

  “喔。”沒有聽清楚清晰度說的什麼,黎衣帆隨口應聲。

  看著黎衣帆與自己配合得天衣無縫的舞步,清晰度突然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聽到清晰度莫名的笑聲,黎衣帆一臉疑惑。

  “沒什麼,我們繼續跳舞。”說著,一圈又一圈,清晰度帶著她不停地轉著圈。

  ~~~~~~~

  正當兩人跳得盡興之時。

  “晰度。”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闖入了兩人耳中。隨即,清晰度被一股滿力拉離了舞池。

  “晰度,真的是你。”被迫被拉到舞廳一處略顯安靜的角落裡,清晰度被一位著裝時尚的女孩緊緊抱住。

  “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嗎?你說今晚取消約會,而你卻在這裡和別的女孩跳舞?”說著,女孩放開了清晰度。盯著他,女孩的表情極為生氣。

  “怎么?生氣了。”看清女孩的面容,清晰度寵溺地伸手為女孩理了理看上去有些散亂的發,明白她己經找了自己很久。

  “我只是想跳舞罷了。”清晰度語氣平和。對女友,他一慣如此。

  “可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對誰都不說一聲消失得不見蹤影。我很擔心。”女孩不禁放軟了語氣。從彼此認識的那天起,對他,她總是有些無奈。也許在愛情裡,投入感情較多的一方注定會感到少許的無奈吧﹗

  “你是怎么找到這裡的?”清晰度隨口問向女孩。他知道女友很為自己擔心。然而,他也只是想偶爾放縱一下罷了。

  “我打電話問燦文的,他說你可能會在水晶籬笆。所以我就來這裡找你了。”女孩老實地回答道。

  聽到“燦文”兩字,黎衣帆的臉色微微變了一下。但沒有人發現,因為此時的她正站在兩人的身後。
  “為什麼我到哪,都能被你找到?”聽了女孩的話,清晰度不禁含笑道。

  “那也沒辦法呀﹗誰叫你注定是我的呢?”女孩也笑了。

  “是喲﹗對你,我還真的沒辦法。”清晰度露出了一副無奈的樣子。

  “走吧﹗”拉上清晰度的手臂,女孩理所當然道︰“很晚了,送我回家。”

  “嗯。被你抓到了,我能逃得了嗎?”清晰度笑著。任於女孩親密地摟著自己。

  “喔。”突然想起了什麼,清晰度驀然回頭看向站在兩人身後始終默然的黎衣帆。拉著身邊的時尚女孩,清晰度帶著女孩走到了黎衣帆的面前,為兩人介紹道︰“樹熏,這位是我剛認識的朋友,黎衣帆。衣帆,我身邊的她,你該不陌生吧﹗她叫夏樹熏。”

  “晰度,你不會今晚一直跟她在一起吧﹗”看著站在自己面前沈默不語的黎衣帆,夏樹熏有些意外道。剛才慌忙地拉著清晰度,又因為舞池中燈光的昏暗。她並沒有看清楚與男友一起跳舞的女孩是誰。而現下面對面地站著,夏樹熏才知道人竟是。

  “是啊﹗”清晰度坦然道。在他認為這沒什麼,他也不認為女友會生氣。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夏樹熏。”面對夏樹熏,黎衣帆含笑地向她伸出了友誼之手。

  “你好,我也很高興能認識你。美術系的黎衣帆。”說著,夏樹熏伸手友好地握上了黎衣帆的手。她並不是一個不明事理的人。幾秒後,兩人同時放開了對方的手。

  “樹熏,我怎么從來不知道你認識衣帆?”面對女友的話,清晰度疑惑了。聽女友的口氣,他肯定她早就認識黎衣帆了。
創新拍攝7個攝影技巧什麼是抓拍和擺拍?室內設計技巧及計算方法室內設計師怎樣提升自己的設計能力裝飾短劇的藝術如何鑑別月光內衣面料棉質內衣巧打理
  “美術系大大有名的黎衣帆誰不認識,只不過是你不愛畫畫罷了。”看著黎衣帆。夏樹熏笑著對她道︰“衣帆,下次有機會你可以教我述描嗎? 我一直很想學。”

  “當然可以。如果你有時間,隨時都可以來找我。”黎衣帆爽快地答應道。

  “那就這么說定了。”夏樹熏開心地笑道。

  “走吧﹗時間也不早了,我送你們倆回去。”看著友好的兩人,清晰度說道。隨即拉上兩人。三人一同走出了喧嘩的舞廳,一路上三人聊得都很開心。

coco | 21st Nov 2008 | 一般 | (72 Reads)

依約飄零
第一章 為什麼偷看我

  世上是否存在著,當你存在的那一刻,就有那麼一個人等待著與你相遇?存在是否也注定著相遇呢?寒冷冬夜吃了會失眠的食物盤點觀鯨之旅萬矛高舉的屏障自由邦的一塊寶石台灣小吃 一路吃到底冬季戴口罩講究環保小知識︰電腦怎么用最省電?熊貓糞便裡有“寶貝”家庭廢物巧利用九大惡習葬送青春和健康
  ──────

  每天傍晚,她都會經過宿舍的那條小路。每天傍晚,她都會看到一雙男女在路的一旁相擁熱吻。每天傍晚,她都會無聲地從他們身邊經過。然後站在不遠處的一棵槐樹下靜靜地看著他們。

  她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那雙男女的。而現下,在她的生活中每天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

  漸漸的,她己習慣了他們的存在。漸漸的,她每天都默默地偷看著。她以為沒有人知道。是的,因為事實上她真正注視的是主角中的男主角。她知道他,而她注意的也只是他。於是,故事便開始了。

  ~~~~~~~

  仍是獨自走在每天必經的小路上,今天的黎衣帆卻沒有看到自己想要看的人。她感到有些奇怪,但並沒有多想。有時候事情的變化總是存在理由的,而那個理由對她而言並不重要。是的,並不重要。黎衣帆不認為那個被自己注意的男生,從此會消失在她的生命中。因為有些事還沒有開始,她相信命運不會就此結束。與他,這一點黎衣帆堅信著。

  低頭如此想著,黎衣帆邊向前走著。夕陽的余光洒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她照射在地上的身影被拉得越來越長。

  “啊。”突然,她被人拉入了一個略顯昏暗的角落裡。在黎衣帆反映過來時,她己被對方用雙臂困在了角落中。背靠著牆,無路可退。

  “為什麼總是在偷看我?”一個略顯沙啞的聲音傳入了她的耳中。循聲抬頭,黎衣帆望進了一雙如星辰般清亮的眼眸中。那一剎她沒有驚訝,命運的確如她所料般在啟動著。只是她沒有想到,與他正面的相見會這么早。

  “回答我,為什麼你每天都站在槐樹下偷看我與女友kiss?”問話的是一個比她高出半個頭的男生,此時的他清秀的臉正面無表情地對著黎衣帆發問著。

  “你知道。”脫口而出,黎衣帆心中一震。這次她聽清楚了。她以為沒有人會知道,她以為他不會這么早發現自己的存在。是的,她一直這么認為著,但她低估了他。

  “黎衣帆,你以為你每天無聲無息地從我身邊走過,我不知道嗎?你以為你每天站在槐樹下偷看我與女友kiss,我不知道嗎?你以為你保持著沈默,我就什麼都不知道嗎?”男生一字一句說得她目瞪口呆。

  緩過神,黎衣帆有些訝然地問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她沒料到他會知道自己的存在,更從沒料想到他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是,我知道你的名字,你不也知道我的名字嗎。”這不是問話,男生說得肯定。雖然以前兩人沒有過任何交集,但他就是確定她知道。不要問他為什麼會知道,反正他就是認為她也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黎衣帆問道。她想知道他是如何得知自己姓名的。她本以為有朝一日自己要親口告訴他。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男生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

  “我就是知道你的名字。”

  這是黎衣帆的回答。是的,她就是知道他的名字。她又怎么會不知道他呢? 不知道?她便不會注意他。

  聽了黎衣帆的回答,男生深深看了她數秒。那眼神,那種好似要將她看透的眼神讓黎衣帆感到很不自在。片刻了沈默,男生開口道︰“我是從別人那裡得知的。”

  “別人那裡?”黎衣帆不解︰“為什麼你要從別人那裡知道我?”她追問,心中疑惑不己。他不會是覺察到什麼了吧﹗黎衣帆暗想。雖然一切到最後都會真相大白,但她並不想他現下知道一切。

  “那你又為什麼每天偷看我?”凝視著黎衣帆的臉,男生再次忽略她的問題。莫不是眼前的她看上去還算正常,他真懷疑她是不是有精神病。沒事天天偷看別人接吻干嘛。他可沒有這種嗜好與女友接吻時還讓陌生人免費觀看。

  “就像你在注意我。其實在你注意我時,我也在注意著你。”男生續道。但在他知道她的存在時,他卻並不清楚她到底注意自己多久了。

  “你為什麼要注意我?”黎衣帆更加不明白了。自己注意他是有原因的,而他注意自己又有什麼目的?黎衣帆確定眼前的他並不知道曾經發生的那一切。

  “先回答我的問題。”男生突然不容置疑道。他一向沒什麼耐心。對於眼前的她,天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沒事干嘛跑來質問一個完全稱不算熟悉的陌生人。見鬼了。男生在心裡低估著。

  “我。”黎衣帆不知如何回答。在這種情況下,她選擇了沈默。

  “告訴我。”男生突然俯身靠在她耳畔低語道︰“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不是。”黎衣帆快速否認。不自在地撇過臉,她避開了他的親近。她不習慣與人靠得如此近。

  “是嗎? ”男生抬頭不怎么相信︰“那你為什麼每天都偷看我與女友kiss?別告訴我,這是你的嗜好。”

  除了對自己有意思外,他可想不出她何以要花無聊的時間偷看自己談情說愛。

  “我無話可說。”黎衣帆知道答案,但她不會說出。至少現下不會。

  “你說不出來,那我就當你預設了。”看著滿臉別扭的黎衣帆,男生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清晰度,我的答案對你並不重要。”望著男生,黎衣帆語氣肯定。

  “是不重要,但我想知道。”盯著黎衣帆的眼,清晰度說得煞有介事。

  “我不明白。”黎衣帆確實不明白為什麼他非要自己給個理由。

  “你不明白,連我自己也不明白。我們並不算熟悉,但我們卻都注意對方很久了。”

  這是事實。唯一的區別是,他知道她在注意自己,而她卻並不知道他也在注意著她。

  “為什麼?”她問了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問的什麼問題。

  “黎衣帆,你又在問為什麼了。難道你不知道有些事是不需要理由的嗎? ”說著,清晰度伸手自然地拉上了她的手。仿若他們己認識許久似的動作讓黎衣帆不禁皺起了秀眉,但她並沒有出聲。起司的含鈣量是牛奶的七倍豆類食物更有利於降低血糖常喝菊花茶會損傷免疫力嗎?“沒風水人生鬼”的析義性格與命運花落的聲音八字與風水學Children’s geomantic omen of the roomGeomantic omen of bridal chamberSeveral great key elements of the geomantic omen of the house
  “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說著,沒等黎衣帆有所反映,清晰度便拉著她離開了己經昏暗的角落。
  “你要帶我去哪?”被迫跟在清晰度身後,黎衣帆想知道他要帶自己去什麼地方。

  “等會你就知道了。”回頭,清晰度對著黎衣帆道︰“反正我又不會把你給賣了。”

  說著,他不禁露出了一抹燦爛的微笑。

  看著清晰度的笑容,黎衣帆愣了一下。太像了,但也只在瞬間。如果沒有那層關係,沒有因他母親而發生的那令她痛不欲生的一切。黎衣帆想,也許他們能夠成為好朋友。

 


coco | 21st Nov 2008 | 一般 | (51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