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oco | 27th Nov 2013 | 一般 | (8 Reads)

 

最近一段時間一直都關注和青春有關的話題,或許是自己的真的青春已逝,所以總喜歡懷念,懷念那些曾經的過往。我知道自己拙劣的文字一向不能表達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我也知道我的想法並不能代表我會做什麼出格的事,有時候想想只是思想,沒有付諸行動就不算是犯罪,像是沒有付諸行動的想想有可能只是幻想罷了。我並不想致我逝去的青春,我沒有那樣的才華和能力,我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曾經的過往整理成文字,供自己回憶時有章可循。

 

回頭想想從畢業到現在四年的時間, 其實也不算太長,只是四年,有些人不斷轉變著自己的角色,準時准點的完成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人生蛻變,生命逐漸繁華而美麗。再看看自己,其實,有時候真的不敢正眼瞧自己,四年來不敢說自己相貌上沒有什麼變化,最起碼自己表現還是那麼的懦弱,那麼不可一世,總是給人以剛畢業的學生的感覺,這是我最大的失敗。有時候他們和我開玩笑說,我最大的“賣點”是沒有女朋友,走到哪裡都有人介紹。其實,感情的事,誰又能說得准呢。我只是想自己做主。一個人自由慣了,還不想被拴著。

 

四年,從畢業時義無反顧的參加西部計畫到青海支邊,到沒有任何牽掛頭也不回的放棄掉還算優惠的條件回原籍,我不知道是什麼支持著我的靈魂,我不敢說和愛情沒關。在愛的世界裡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包括做事,做人。 人總是在經歷後不斷的長大,不斷的成熟,可是每一次審視自己的時候還是覺得自己真的是一無是處。那些曾經自己所謂的崇高與偉大的選擇,只不過是為自己迷茫而無奈的青春去找一個美好而高尚的藉口罷了。畢業那一年如果不是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如果自己當初夠努力,如果自己夠成熟能精確的計畫自己的每一步,誰也不會去到那個片茫茫的荒原去浪費掉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華。第一次完整的接觸社會,那個所處的環境,接觸到的人,會對一個人對社會的認識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當然僅指像我這樣做事沒有主見,只知道迷茫與無奈的人。所以,誰也不知道我們為這份所謂的崇高與偉大付出了多少,這背後的委屈和辛酸,或許只有我們幾個在茫茫的高原促膝長談的時候才會有更深刻的體會,這或許是對衝動最好的懲罰。

 

其實,為了美好青春永存,為了人生更有意義,每個人都在付出著自己的代價,一次又一次的無奈背後換來自己痛苦的蛻變,進而,我們才能褪去浮華的想法,讓自己的人生變得或繁華美麗亦或是齷齪骯髒,不管怎樣,經歷了就應感謝時間讓我們成長。每一個選擇都是自己做出的,沒人逼良為娼,沒人把刀架在脖子上逼著你幹自己不喜歡的事。既然選擇了,就應該為自己的選擇付出應有的代價。那一個個血紅的手印,那一聲聲鏗鏘有力的宣言,所包含的除了對迷茫青春應付出的代價之外,更多是為自己的誓言應該做的甘心情願。所以,只要還活著,就應該珍惜每一次過往,哪怕是一個驛站你也要當成最好的風景去對待,因為沒人知道明天你會遇到什麼更壞的事。

 

蒼白無力的文字不為祭奠,其實太多的形式主義倒抵不過一個“放在心裡”來的讓人舒服。閒暇無事的時間裡我還是試著整理自己雜亂無章的思緒,好讓自己在繼續迷茫而不知前途的生活裡找到更多一點的樂趣。

 

一生所愛的人 願你被這世界溫柔相待 關於前世、今生、來世 鐫刻你我的青春 最終荒蕪了誰的青春? 信念と行動力 關於尊嚴和愛情的備忘錄 僕とその会社の担当者は この小説は 若草

coco | 21st Nov 2013 | 一般 | (11 Reads)


貝多芬的曲目,沒有多少別致,卻精緻的讓人心疼,也像是那心上的疤又被他一指一指的揭開,麻絲絲的疼。這種疼遠遠的大過了針刺在肉上,刀割在身上更像是身體中的整條神經都被扭曲,團成團的那般。但到底是種怎樣的觸動,也不是隻字片語能夠說清的。

經久過後,也許我們會發現,這是一條多繁華的路。期年之後,可能沒有了貝多芬,沒有了維也納的我們會將浮華遮在這條路上,又或許我們將會踩著那片片的瑰瓣一路奔前。

甚至,我們會拿出脂粉抹住那過往的疤痕,也會丟掉曾經的襤褸支上西裝。恰巧,我們也丟了可笑可泣的臉,正如被季風刮走了泥層的山,青硬的情態叫人遠舍。

彼時,也許是貝多芬的悲傷太過密集,或是過往的蟲獸過及作嘔,還是一把無情的刀把我們深傷透骨呢?雨水幸福的顏色 讓我們高呼讓純真來的更猛烈些吧 彼岸長天,允我何處尋你? 這段讓人心碎的距離 一切依舊風輕雲淡,淡盡滿城煙雨 筆墨丹青,芳華一世為誰書寫? 幸福如水,一直環繞在你身邊 一趟愛情列車 請不要把感情當做遊戲 そんな時

coco | 12th Nov 2013 | 一般 | (9 Reads)

 

孩提時代,我只趕上了“文革”時期的末班車,雖然沒有看到驚心動魄的武鬥,卻經常看到那些犯錯的人被拉上街遊鬥的場面。例如,如果誰偷了生產隊的幾穗玉米而被人發現,報告了大隊部,這個人的脖子上就要被掛上玉米,在大隊幹部的看押下,自己敲著銅鑼在大街上走來走去,後面總會跟著看熱鬧的人群。假如男女偷情被人逮住,那就更難堪不過了,偷情的男女也會被掛上破鞋上街遊鬥,後面看熱鬧的人們還對他們指指點點,說三道四。總之,這些被游鬥的人犯的錯並不重,但是這種處罰手段卻讓當今的人們實在不敢恭維,而在當時,卻是習以為常的事。犯錯的人甘願接受,懲錯的人順理成章。這就是那個歲月的潛規則,這種潛規則,不知有多少人丟盡了臉面。

 

1974年秋天的一個中午,我剛從小學的班級能跑出來回家吃中午飯,忽然從大街上傳來一陣清脆的銅鑼聲打破了周圍的寧靜,鑼聲鏗鏘有力但卻缺少節奏,不像是演戲人敲鑼的手法。我定眼望去,只見兩名大隊幹部押著一個個子不高40左右歲的男人正在道上行走,後邊緊隨著一群看熱門的男男女女,這個中年人脖子上掛著幾穗金黃的糜子,手裡急促地敲著銅鑼,嘴裡還大聲吆喝道:“地主分子偷糜子了!壞人壞事就是我,我是第三小隊的,我叫劉占春,大夥可別照我這樣學啊!”聽到鑼聲和吆喝聲,我急忙跑過去,加入了看熱鬧的人流中。這時,我聽到一位中年婦女感歎地說:“這劉矬子可真倒楣,住工的時候,路過隊裡的糜子地,順手割了一捆糜子,還沒等扛回家就被大隊護青的人看見了,這不,上午發生的事,中午就開始遊鬥了!聽說,遊鬥完了,還要把他家的那頭肥豬罰走呢!”

 

那個叫劉占春的偷糜子的人,住在我家西南面的山根上,我家和劉家同屬第三小隊。也許是因為他個子小的原因,大家都叫他劉矬子,在鄉親們的心目中,他平時老老實實的,不太愛和別人交往,大家既不恨他也不喜歡他,因為解放前他家裡有些耕地,所以被政府定了地主成分。我雖然和他不是很熟悉,但他的小女兒英子是我的同學。在我的記憶中,英子和他父親一樣,個頭也不高,但聰明伶俐,老師和同學們也都很喜歡她。英子平時是個愛說愛笑的女孩,可那幾天她父親因為偷了生產隊的一捆糜子被遊鬥後,整天低著頭,很少再和同學說笑了。

 

正像那名婦女所說的那樣,劉占春偷糜子後,雖然遊鬥這一關過去了,但事情還不算完,大隊領導決定,要把他家的那頭肥豬趕到大隊賣掉,算是對他偷糜子的罰金。那頭黑豬很快就被趕到了大隊部,可是賣給誰呢?第二天,大隊的一名幹部找到了我家,他對母親說:“崔老師,你們家是雙職工家庭,每月能收入80多元錢,經濟條件比那些社員要好多了,我們罰劉矬子家的那頭肥豬就以100元錢的價格賣給你家吧!眼看就要入冬了,殺口年豬過個年不是很好嗎?到時,可別忘了請我吃肉啊!”按當時的豬價,100元錢買了這頭180斤的豬並看不出便宜,但母親最後還是決定把這頭豬買下了。從此,我家又多了一個喂豬的營生,而這頭豬由於換了新的環境和主人,整天焦躁不安,到處亂竄,還時而發威,大聲吼叫,把全家人弄得緊張兮兮的。由於我家和劉家相隔不遠,也許是思家心切的緣故吧,有一天,這頭豬居然又跑回了劉家,劉家人看到他們精心飼養的肥豬又跑了回來,百感交集,劉占春的媳婦用手撫摸著豬頭不知說什麼才好,居然還掉下了幾滴眼淚。但是,劉家人還算是很理智,他們知道,這頭養了一年多的肥豬雖然和和主人感情頗深,但畢竟已經不是他家的了,於是還是懷著生離死別的複雜心情,把這頭豬又趕回了我家。

 

只因為偷割了生產隊的一捆糜子,劉家的那口肥豬就被活生生地趕走了,劉家人的心裡一定不會平衡,但在那個年月,他們沒敢和別人發過一句牢騷。畢竟,劉家人做錯了事,畢竟,劉家人還是地主成分。

 

那年冬天,剛過臘月門,那頭肥豬就被我家找人殺掉了。在我的記憶中,那是我家殺的第一口年豬。

 

偷糜子的人被遊街示眾,這在當時的人看來,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但如果有人敢偷情,這在當時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同樣也會被掛上破鞋遊鬥,而且要比偷點莊稼難堪得多。

 

七隊有一個姓李的17歲姑娘,天生麗質,人見人愛,很多媒婆都受人之托前來說親,都被她一一回絕了,但不知為什麼,李姑娘偏偏鬼使神差地愛上了本村年近三十的有婦之夫喬某,而且還情意綿綿,難捨難分,最後,兩人索性私奔到了外地,毫無音信。

 

半年之後,姑娘思念她的爹娘,男人惦記他的兒女,終於有一天,她倆偷偷地潛回了家鄉。儘管是偷偷回來的,但沒過幾天,這事還是被消息靈通人士稟告了公社的公安特派員,很快,兩人被五花大綁押到了公社大門口,他倆脖子除了被掛上兩隻破鞋外,還多了個黑色的牌子,上面用粉筆寫著兩行醒目的大字:流氓犯:喬某某,流氓犯:李某某。不一會的功夫,就招來了很多人前來觀看。人群中,一位五十多歲的老婦偷偷議論說:“老李家這閨女,長得多俊俏!說媒的人都踏破了她家的門檻,可她偏偏偷了有家人的漢子,放著好小夥子不找,偏偏跟上了這個有家的男人,唉!這閨女犯的是哪路的邪勁啊?”說完,這位老婦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走開了。

 

雖然別人議論紛紛,雖然前來看熱鬧的人絡繹不絕,但從李姑娘的臉上,人們看不到她的臉上有一點的愧色,儘管他們的雙臂被綁著,但兩人還是旁若無人地小聲說著話。男的說:“真對不起你,讓你丟人現眼了!”女的回答說:“我不怕,只要他們放了我,我還會跟你走!”男的聽後臉上似乎掠過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感動:“你要是還跟著我,我就娶了你,今生今世,就是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

 

後來,聽大人們說,喬家男人最終離了婚,娶了李家姑娘。

 

在當今人們看來,如果有誰順便掰了玉米地的一穗玉米,頂多也就是教育一番就了事了;總不至於遊街示眾還罰了人家一頭肥豬吧!如果有哪對男女產生了私情,那也只能是偷偷摸摸的事,總不至於在大庭廣眾之下王五花大綁掛上一雙破鞋進行羞辱吧!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相信,這樣的事情以後永遠都不會重演了。過去的就算過去了,現在,倘若非要談談那些過去的事,也權當把它們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吧!

 

The joint campaign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o trace who have a genuinely radical agenda All sentient beings and pretty Facing the difficult problem To mourn the death of the murder Have found more debris Here’s What Happened Today: Monday Those Nice guys usually get the girl in the end

coco | 2nd Nov 2013 | 一般 | (14 Reads)

 

曾多少次不願提起,也曾多少次不想銘記,就這麼悄悄地冷凍自己、雪藏回憶……

 

如果,人生沒有缺憾,我不會訴說傷痕。如果,人生沒有滄桑,我不會書寫寂寞。如果真的可以重來,我會選擇不驚擾一片落葉,沉默地走過那段時光,即使不再有回憶,即使生活依舊單調。

 

久未成章,當我舒展十指,想要輕敲一段話,詮釋心情的時候,一股身不由己的顫抖自心而生,直至蔓延到我的指尖。也許,只是酒意在作祟;也許,這種久違的悸動,又令我重新煥發了書寫寂寞的快感。

 

持筆音何在,捫心影不知。未來對我們來說缺乏些張力,畢竟還很遙遠。過往充斥著拉力,也總會令人深陷其中的某個漩渦裡,獨自承受著難以啟齒的柔弱與傷痕。

 

傷痕,無處不在。多樣化的世界,成就了多變的生存經歷,而生活的幅度也總是注滿著彈性,讓人完全無法掌握故事的發展,任何完美的設想,最終也總會偏離些許,既定情節的演繹。

 

生活如此,情感亦如此。生命是過程,萬象只是點綴,有,則惜;無,亦不取。何須徒惹煩惱,若能做到中而不庸,也罷。

 

我想,我應該是個簡單的人,站在窗前,也會追思著永逝不返的往昔,念著情深已空的一切,在光陰迷茫的視覺下,窺尋著曾經的真性情。 在這個愛不下去,也恨不起來的年紀,我想,親情和友誼應該是最好的生活調和劑。

 

斜陽會謝,日落難留。趟過時光的痕跡,我不怕鋒芒磨滅,韶華老去,很多事情不需要刻意挽留,花紅葉落,歲月遷流,得失不過生存的使然,與堅持與否並無太多關聯,而回歸也自有緣定之必然。

 

點墨風雲起,杯酒感慨生。當世事千般瞬失如夢,不知道還有沒有這份微醺的醉意?抑或刹那間便蕩空了滿腹逸情,倍增了悵然與不安?

 

我承認人性是脆弱的。再堅韌的內心也存有柔情,再冷硬的外殼也會被一顆滾燙的心給撬開一絲罅隙。她耐心的想要靠近,他驚慌中閃避不及。即使她知道,也許執著所換來的僅僅只是傷痕。

 

私語,一半朦朧、一半溫情。即使不置一詞,也會在略帶威脅的話語中顯露出一絲真誠。生活在不同的角落,隔岸的天空下,她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叫做關懷的情意,滋生在暖暖的心間。同樣,小心翼翼的微笑背後是否也瘋長著某種期待與牽絆?

 

時光輕逝,歲月轉涼,可有一種相知,會讓心扉搖動,熱淚縈懷?脈脈人生風雨,世事憑筆墨記在心頭,紛紛歲月流盡,相思夢老。

 

生涯多砥礪,故事盡蹉跎。也曾臨江澎湃激揚,也曾獨立黯然神傷。臨風的孤單,任誰也無法掩去惆悵,黃昏下的孤影,胸襟亦不能推開寂寞。

 

如果,我們都能忘記傷痛,不再徘徊,是否記憶就不會盛開那些如花一樣,美麗的容顏?若全身心地投入,能換來抽身而退,也許就是上蒼賜予的最好的禮物。

 

閑池寂清影,野徑疏遠香。深山孤島中少不了寂寞,繁華都市里也離不開傷痕。你在傷痕中步履蹣跚,我在傷痕中踉踉蹌蹌。你在此間品嘗風露,我在遠方細嚼煙波。

 

如果,人生沒有傷痕。也就不會記得那段年少的時光下,你是白雲一朵,我是藍天一片的快樂。

 

如果,人生沒有傷痕。波折的生命歷程中,也就不會有獨自走過一段糟糕時光的勇氣與堅強。

 

如果,人生沒有傷痕。這世間,是否也就不會有苦盡思甘味的甜蜜和見證那麼多的的精彩與傳奇?

 

人在世上走,又豈能沒有幾段傷痕。四季輪回中,緣盡、月缺、花謝、葉落皆為傷痕。傷痕中少不了扶風瀝雨的洗羈,傷痕中也離不開振膽勇往的磨礪。

 

橋邊獨坐披衣望,柳下一行落水思。夜來,尋個被人遺忘的角落,以孤單的心,靜靜地舔下往昔的傷痕;用寂寞的眸,閱讀下未知的明天,重編一個五彩的夢,留一份憧憬與希冀。

 

夜下,寂寞了,撫一撫傷。也好……

 

At an unsustainable level Changes in the social security Liposuction fat test The conservative Republican test Crime in Detroit trip The Republican dilemma deeper operation ​The suspect was killed Dawn lawmakers immunity Milk price list Detroit bankruptcy ju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