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oco | 15th Feb 2014 | 一般 | (15 Reads)

 

2013年的冬天,是個暖冬,這個時節,本該有雪的,可一直到年底未見一片雪花飄落。

一直期待一場紛飛的雪,粉飾曠野的清瘦。然後,就可以就坐在一個安靜的角落,用心傾聽雪花落地的簌簌天籟,用僅存心底的那一絲無邪,天真的蓄謀,用這白色的粉末,搭起一間素色的小屋,收集一些關於時光,瞬間,或永遠。

也好,無雪的冬天,確也安暖舒適。睡在陽光的撫摸裡,與柔軟的心情對坐,用微笑接納季節賜予的所有,咀嚼著因年歲遞增帶來的諸多感動。於是,一抹溢於心底的暖意,似散發出歲月沉澱的芬芳,伴著一首老歌,自在的飄。偶爾會在身體的某個角落停留,如是,心動了,泛出了文字的形式。

寫過些許文字,重複了很多相似的心情。如單曲迴圈,再動聽也淡了。多了單調和蒼白,不如沉默,等待吧,真的到了難抑的那一刻,情不自已,再動筆,多久都可以。只要,我的心思,是生動的。

或許,喜歡文字的女子,大抵是孤獨或矛盾著,或多或少。自己秀起一道屏,獨享寂寥,孤芳自賞,卻又傷感著無人問津。而有時,的確是因了自己的浮躁和瑣碎,實在不適宜雕琢文字,唯恐稍有不慎玷污了這美麗的精靈。因為文字的靈性,會因相宜的人或事,便有了色彩與情感,鮮活的生長。

有時,也是看慣了筆墨間的談來笑去,開始依賴於文字裡溫暖的熨貼。其實懂的,墨香傳遞的有時不過是一場舊夢清歡。可是誰又能堅強的說服自己,不去回眸那款款醉人的詩意呢?

曾在書上看過:“天若有情,

請原地待我,

我定會回來。

此時,請許我放下所有,

任由,冬日的目光,

微笑。

任由,我的目光,

將一汪冰冷融化,

將你,柔軟成一尾水草。

讀罷,微醉。仿佛這個季節裡長出了春天,自己真的如一顆匍匐了許久的一棵小草。只有天空與土地,令純厚與質樸,回到生命與世界的原始,被內心餵養,被大地收留,只願在無人打擾的暮光裡,靜靜朗讀天地間不可詮釋的一切……

那些生命中的暖,我會一寸寸留長,折起、深埋,直到有一日,待它的溫度在歲月的懷抱裡膨脹,無處可藏,終於,我的倩影,可以從容地,站進你的微笑。

也許,沒有一個女子是天生如清泉的。即使上天賜予了她美貌與智慧,也會因由內而外浮動的種種不和諧因素,將圍繞自己的優秀氣息漸漸淡去,直到平庸。淺淺的時光和經歷告訴我,青花瓷般的高貴,五月花般的妖嬈,不過是奢侈的浮想,遙遠而華麗。

幸好,一直深信,自己是溫暖的,平淡的。心無所求,萬物皆美。

歲末的午後,竟是如此溫和。躲進舊歲的寒衣裡,依然溫暖如初。原來,貼心的,才是最好的。就像曾經少年的我們,渴望著命運的波瀾壯闊,直到多年以後,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然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如若,餘生就此倚時光的渡口安暖,我願做一朵靜默的花,在生命的輪回裡,安靜地存活。拈一指素白,淡抹流年。裹一襲暖風,迎來送往每一個雲起日落的晨昏,緊握生命殘存的最後一抹天真,依在光陰的渡口,日夜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