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co | 21st Nov 2013 | 一般 | (11 Reads)


貝多芬的曲目,沒有多少別致,卻精緻的讓人心疼,也像是那心上的疤又被他一指一指的揭開,麻絲絲的疼。這種疼遠遠的大過了針刺在肉上,刀割在身上更像是身體中的整條神經都被扭曲,團成團的那般。但到底是種怎樣的觸動,也不是隻字片語能夠說清的。

經久過後,也許我們會發現,這是一條多繁華的路。期年之後,可能沒有了貝多芬,沒有了維也納的我們會將浮華遮在這條路上,又或許我們將會踩著那片片的瑰瓣一路奔前。

甚至,我們會拿出脂粉抹住那過往的疤痕,也會丟掉曾經的襤褸支上西裝。恰巧,我們也丟了可笑可泣的臉,正如被季風刮走了泥層的山,青硬的情態叫人遠舍。

彼時,也許是貝多芬的悲傷太過密集,或是過往的蟲獸過及作嘔,還是一把無情的刀把我們深傷透骨呢?雨水幸福的顏色 讓我們高呼讓純真來的更猛烈些吧 彼岸長天,允我何處尋你? 這段讓人心碎的距離 一切依舊風輕雲淡,淡盡滿城煙雨 筆墨丹青,芳華一世為誰書寫? 幸福如水,一直環繞在你身邊 一趟愛情列車 請不要把感情當做遊戲 そんな時